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
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: 腐小书> 网游竞技>

相亲对象是敌队宿敌[电竞]

作者:不定方澄 时间:2024-06-10 09:24 标签:破镜重圆 情有独钟 成长 业界精英 救赎 电竞
段骋雪【Founder】x楚别夏【Collapsar】
  夺冠后,楚别夏被家里安排相亲,他原本只想走个过场。
  谁知相亲对象顶着一头桀骜不驯的银发推门而入,黑口罩都遮不住那张锋锐帅气的脸。
  楚别夏:……
  他的相亲对象——传说要退役的欧洲赛区狙神、和他在世界赛决赛厮杀两年的敌队宿敌。
  Founder。
  -
  段骋雪见到相亲对象的第一面,人就绷不住了。
  对面坐着的青年轮廓温柔,一双眼睛却含霜般冷淡。
  段骋雪冷笑。
  谁能想到,刚刚夺冠的中国赛区之光、让全世界忌惮的顶级指挥,就是那个渣了他甩手走人的前男友。
  段骋雪调笑般问:楚队谈过恋爱吗?
  谁知这小渣男毫不避讳,面无表情:谈过一个,很优秀的人。
  段骋雪皱眉:那你到底为什么提分手?
  楚别夏耐心耗尽:跟你有什么关系?
  他冷淡道:退役了太闲,可以找个班上,Founder。
  被丢在餐厅的段骋雪忽然发现,前男友两次世界赛见面时对他的冷淡,是因为自始至终,对方根本没有认出他。
  几天后,传闻要退役的欧洲狙神Founder,空降成为昔日宿敌的队友,跨区转会,不远万里。
  -
  昔日宿敌同队,人人都说,founder这是要面对面做collapsar的黑子,队伍的任何回应,大家只当是公关。
  谁知道这两人私下已经打过多少架了呢!
  直到世界赛夺冠后的直播,楚别夏和段骋雪狙神双双迟到。
  粉丝担忧:我队不会明天就解体吧……
  游戏提问环节,段骋雪喝了点酒,非按着楚别夏问:我和你前男友,谁优秀。
  弹幕:??
  楚别夏淡淡:我前男友。
  弹幕:啊啊啊你们别吵了!
  段骋雪轻笑,目光被酒意蒸得朦胧缱绻。
  “那前男友问,能亲亲你吗?”
  楚别夏下意识看了一眼镜头。
  弹幕这才觉得不对。
  下一秒,段骋雪拉下楚别夏的围巾一角,在万人瞩目中,偏头亲了上去。
  他动作熟稔,而藏在围巾下的唇瓣,同样湿润泛红。
  【阅读小tips】
  1.游戏内容有限且不硬核,本质感情流甜饼。
  2.游戏为【无畏契约(VALORANT)】,国服已上线……我好像那个打广告的但瓦罗兰特是一款【此处省略800字】的好玩大烩菜fps游戏。收藏我,然后去玩(递玫瑰.jpg)
内容标签: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业界精英 成长 电竞 救赎
主角视角:楚别夏x段骋雪
其它:完结电竞文《冷美人教练喜欢乖的》又拽又狗刺头突击手x冷美人大魔王教练
一句话简介:糟糠之夫回来找我了
立意:奋发向上,更高更强


第1章
  灯光将空旷的舞台撕裂成两半,一半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,那里几乎明亮得堪比白昼,而另一半的阴影中,只有零星的几盏射灯,指引着背影离开的路。
  楚别夏站在那片昏暗之中,身后不属于自己的山呼海拥,像巨浪一样要将他淹没。
  与之一起响起的还有一个声音,带着淡淡的嘲讽,像一锤落下敲碎他的脊骨。
  “你后悔吗?”
  ……
  楚别夏打了个寒战,猛地惊醒,胸口心脏跳动的声音又重又快。
  厚重的窗帘后透出隐约的一点光边。
  天已经大亮了,梦境里残余的窒息感挥之不去。
  世界赛夺冠后,楚别夏就总重复做着同一个梦——十八岁、第一次站到世界冠军赛舞台上,却倒在决赛前的样子。
  明明今年已经复仇成功、拿了冠军,可他像是还没走出来一样……
  真是,想点好的吧。
  楚别夏自嘲轻笑,他按了按思维不太听话的脑袋,耳边的碎发垂落到脸颊两侧,像在视线里给自己立下两道囚笼。
  心跳渐渐平复,他拿起手机,被调成免打扰模式的微信里又是一堆红点。
  【恭喜夺冠!】
  【恭喜啊冠军队长!还记得我吗?】
  【老同学!听说你拿了世界冠军……】
  ……
  这样的消息轰炸已经足足三天,但楚别夏一直没有心思寒暄,他复制了备忘录里的话,脸上木木的没什么表情,小机器人一样一条条粘贴过去。
  【colla:谢谢你[可爱]最近还有些忙,可能回复不及时,不好意思[小猫作揖]】
  十分钟后,楚·冠军队长·师傅完成了清晨的第一项工作,无声叹了口气,拥了拥被子,点开置顶里战队经理于轭snapi的头像,发消息。
  【colla:新队员物色的怎么样了?】
  对面秒回。
  【snapi:之前你和老刘提的那几个都找了,国服欧服的路人王也有联系几个,但回复的不多。】
  【snapi:毕竟时间紧,才联系一天,人家没看到也正常,别急。】
  卧室的门被忽地推开,楚别夏吓了一跳,抬头对上母亲的视线。
  “夏夏,起吧。”楚妈妈见他已经醒了,有点惊讶,但还是随口催促,“今天不是还要出门办事?”
  “……好。”楚别夏说完,又解释了一句,“我在处理工作。”
  楚妈妈立刻露出郝然的神色,关门离开。
  楚别夏垂眸愣了一会儿,继续回复。
  【colla:今明两天我要去学校办个手续,办完后天就回。你可以通知他们后天下午线上试训。】
  snapi发来一条语音。
  “小队长,还休赛期呢,你才回家几天?听于哥的,多休息一段时间,试训的事儿也不是着急到这种程度。”
  【colla:我在这边也休息不好,回去吧。】
  【colla:这几天辛苦你了,回去也能帮你分担。】
  snapi语气轻松地说“没事没事”,但嗓音里的疲惫怎么也藏不住,末了还关心他“注意休息”。
  楚别夏垂下眼睛,起床、换衣服、铺被子。他手上机械地动着,脑海里却又倒回夺冠后梦境一样的三天。
  TUG战队夺冠后的当晚,第一突击位韩昌言没有出席庆功宴,只在全战队面前朝楚别夏撂下一句。
  “临时更改战术是吧。你是全场最佳了,满意了吗?”
  紧接着第二天,第二突击位兼自由人伤病爆发,已经到了无力维系的地步,只能选择退役。
  而楚别夏自己,明明捧着冠军和年度最有价值选手的奖杯,站在万人簇拥的最高点,却只能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去。
  夺冠时一同捧起奖杯的画面还历历在目,转眼就分崩离析,成了留在他面前的一张被烧了一半的画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楚别夏轻轻叹了口气,抚平被子上最后一条褶皱,在床边摸了个皮筋,随便扎起过肩的中发。
  他没有去拉窗帘,推开房间门,朝南客厅里过分明亮的光线让他下意识抬手挡了一下。
  母亲听见声音,头也没回:“又睡到这个点……唉,你们这天天对着电脑熬夜打游戏,一点都不积极向上……”
  楚别夏平静:“妈,亚运会去年就把电竞纳入项目了。”
  “你们也算运动员了?”楚妈妈瞥他一眼,好笑道,“那你们也跟别人运动员看齐一下?晚上不睡早上不起的……”
  “好,好。”楚别夏无奈应声,没说自己昨晚失眠的事。
  头还有点隐痛,他一路飘到卫生间,垂着眼睛挤牙膏的时候,总觉得眼前被一小片灰影遮着。
  于是他抬头去照镜子。
  镜子里的男生长发随意拢在脑后,轮廓温柔,眼底没什么情绪的神色却又有些生人勿近的疏离,紧接着,被微垂的眼睫遮住。
  ——阻碍视线的罪魁祸首找到了。
  楚别夏抬手拨了拨过分纤长细密的睫毛,可它们依旧固执地向下垂着。
  ……算了,随它去。
  反正今天也不用训练。
  楚别夏收回视线,洗脸刷牙。冰凉的水拍在脸上,他才彻底清醒过来。

上一篇:人间限定

下一篇:没有了

[返回首页]
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!
用户名: